韓媒:只有選手年薪上升,而電競俱樂部卻飽受盈利困擾!

网瘾少女 2021/10/26 檢舉 我要評論

最近韓國媒體inven發文探討了俱樂部的盈利問題以下為新聞內容:

每年全球總決賽結束後,全球各個賽區的隊伍就進入了轉會期,選手的工資與其過往在賽場上的表現成比,隊伍如果想要在新賽季衝擊好成績,除了自己培養、挖掘選手之外,就剩下通過轉會期的交易來為隊伍進行補強。近日韓媒發佈了一篇名為《只有選手年薪上升,俱樂部銷售額下降,電競產業很危險》的文章,讓相關從業者發表了對于目前現狀的看法。

「老實說,我不知道我還能這樣堅持多久。」

從事電子競技產業的業界相關人士的擔憂日益增大。在幾乎所有電競俱樂部每年都飽受赤字困擾的現實情況下,從業人員非常擔心這種狀況能撐到什麼時候。雖然市場規模擴大,但電競俱樂部的運營赤字沒有好轉的跡象。而且,電競俱樂部的赤字都是選手的年薪。

10月25日,在首爾松坡區舉行了「旨在改善電子競技從業人員待遇及振興電子競技產業的座談會」。在該座談會上,參會人員報告電子競技產業現狀和實際情況。

KD&Research組長金泰京發佈的《電子競技實態產業現狀》報告顯示,電子競技產業規模一直持續擴大到去年,但今年有所縮小。原因是由于新冠疫情導致多數活動被取消,轉播頻道的銷售減少導致產業規模縮小。

拳頭遊戲、藍洞等引領電子競技的公司為了營造生態界,一直在擴大投資規模。但是,與擴大的投資規模相比,銷售額並沒有上升,因此,銷售額與投資的差距正在持續擴大。

最大的問題是電競俱樂部的慢性赤字。以2021年為准,電競俱樂部的營收大部分在10億韓元以下。考慮到運營電競俱樂部的平均費用為35~45億韓元,這是非常不足的銷售額。大型電競俱樂部的銷售額雖然超過100億韓元,但這是包括全球銷售額在內的數額。

相反,電子競技選手的兩極化越來越嚴重。雖然拿到高額年薪的選手比例在不斷提高,但年薪在2000萬韓元以下的選手比率也很高。KD&Research組長金泰京表示,「雖然仍在進行投資,但非常擔心這樣做能持續到什麼時候。在這種情況下,越來越多的選手們選擇了進軍海外聯賽。」

LCK事務總長李正勳表示,「在英雄聯盟10多年的發展過程中,拳頭遊戲帶著對電子競技的意志進行了天文數字的投資。雖然市場規模不斷擴大,但電競俱樂部的赤字也在不斷擴大,情況非常矛盾。赤字都是選手們的年薪。雖然集中在少數選手身上,但LCK 十支隊伍中有1、2人的年薪為10億韓元左右。」與電競俱樂部的銷售額相比,高額年薪的選手比率有所增加。

LCK事務總長李正勳接著說,「產業沒有擴大,而選手的年薪不斷提高,就很難長期運營戰隊。這是電子競技生態界不健康的證據。正在考慮如何擴大產業規模和增加銷售。」

DRX代表崔尚仁也傳達了類似的意見。他說表示,「從2016年開始,選手的年薪上漲少則60%,多則上漲了三倍。為了引進核心選手,即使提出20億、30億韓元的合同,中國也會提出35億韓元左右的稅後年薪。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只有進一步完善投資制度,才能對戰隊有所幫助。」

在日益增多的電競俱樂部支出上,不能只怪選手年薪。對于平均壽命較短的電子競技職業選手來說,在短時間內獲得最大收益是理所應當的事情。GEN電子競技俱樂部絕地求生職業選手 Pio表示,「電子競技選手不能長期延續職業生涯。對于不確定的未來,我也有很多苦惱。」

為了解決目前的狀況,電子競技業界相關人士共同要求的是政府的支援。應該改變對遊戲的認知,不應該對遊戲進行過分的限制。

運營絕地求生專案的藍洞電子競技組組長金佑振表示,「電子競技產業已經擴大到可以與體育產業相媲美的程度,但大眾對電子競技和遊戲的認知仍然是否定的。由于對遊戲的認知和管制,在嘗試新東西時畏縮的情況很多。」他希望政府能給予政策支持。

AF事務局長姜英勳表示,「從電競俱樂部的立場上看,我們的目標是建立能夠自行實現良性迴圈的結構。但這不能只靠電競俱樂部的努力。為了讓不惜投資的企業建立系統,讓民間企業也能如願,一定要出臺從政策上提供支援的專案。」

當天出席座談會的國民力量大選候選人柳承敏表示,「重要的是政府如何提供援助才能起到實質性幫助。電子競技要想持續發展,就應該從產業和市場的觀點來考慮。希望能把國家支援的部分和專案公司投資的部分協調起來。我們將思考如何支援,並為電子競技的發展而努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