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雨后李清照向丈夫求歡,寫下《丑奴兒》,用詞大膽令人心生向往

天空之城 2022/09/06

月季春、萬花爛漫,牡丹、芍藥、棣棠、木香,種種上市,賣花者以馬頭竹籃鋪排,歌叫之聲,清奇可聽。——《東京夢華錄》

這是宋朝時期京師汴京的春天,如此繁華,當真稱得上是大都市。

在當時的汴京,還有一位女子,她剛成婚,這個春天對她來說,是那樣的美,是那樣的愜意,少女的愁容和擔憂一掃而空,她想做的就是和丈夫共度余生。

這位女子有一個十分美麗的名字。

她叫李清照,她的丈夫叫趙明誠。

李清照,是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的代表詞人,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或許有人會不了解她的人生,但一定背過或讀過她的詞。

東籬把9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究竟誰還能寫出如此細膩的文字呢?

或許除了李清照,就再也沒有人了,至少沒有女人在文學上可以與其比肩,李清照一向對用字把握得極其精準, 她的文字有種直擊心靈的力量,讀過便無法忘懷。

清代陳廷焯曾評價李清照的詞這樣說道:無一字不秀雅,深情苦調,元人詞曲往往宗之。

但李清照再有才,她也終究只是一個女子,她不僅有自己的小情緒,也有一顆想要擁抱愛情的少女心,渴望與心愛的人白首偕老,尋求一份真實的溫情。

好在,趙明誠與她志氣相投,這不正是李清照想要的簡單生活嗎?

李清照灑脫,一點不矯揉造作,她只管寫真實的自己,在一次雨后,李清照就主動向丈夫求歡,并寫下一首云雨詞《丑奴兒》,用詞大膽,別具一格,令人心生向往。

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

在李清照的筆下,風和雨都成為了有人情味的天氣,風吹來的是淡淡涼意,雨則為人們洗去了一身的疲憊。

這個傍晚,李清照是快樂的。

她和趙明誠的結合是門當戶對的,是一對被眾人看好和祝福的夫妻, 李清照的父親是禮部員外郎李格非,趙明誠的父親是禮部侍郎趙挺之,后來更是官至宋朝宰相。

用現在的話來說,這兩人都是官二代。

趙明誠對于李清照是仰慕的,畢竟在當時的汴京,未出閣的李清照已經因為才氣而家喻戶曉,聞其詞,知其才,觀其詩,知其貌,誰不渴望娶個才貌雙全的妻子呢?

但要娶妻,還得經過父親的首肯,不然只是一場空。

趙挺之和李格非其實并不是一路人,趙挺之向來擁戴王安石變法,又與奸臣蔡京結交,而李格非卻是這兩人對頭蘇東坡的得意門生。

但經過趙挺之的權衡,他覺得與李家聯姻有利,即便王安石變法失敗,也能靠著李家這層關系在朝廷立足,于是便首肯了這對婚事。

趙明誠抱得了美人歸,也正是因為趙明誠,李清照才會覺得風和雨都如此喜人。

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妝。

或許,遇見了愛情,人世間的所有事情,都會變得美好,風雨洗去了一身的疲憊,李清照感覺神清氣爽。

心情還不錯的她彈了一會笙簧,又對著鏡子抹上一層薄薄的晚妝,她在等趙明誠,她的精致裝扮也只為他,在趙明誠的眼光流轉中,李清照將是他一生的牽掛。

女為悅己者容,這句話說得果真在理。

而李清照也注定要為趙明誠付出所有的愛,即便是將來趙明誠先離他而去,即便是將來李清照再嫁他人,趙明誠一直在她的身邊未曾遠去。

人生充滿了變數,溫暖也是有限,正是這些短暫的溫暖,讓李清照在沒有他的日子里,依然堅強。

李清照深知趙明誠熱愛收集金石書畫,所以李清照也喜歡上了這些東西。

他們二人為了收集這些古物,經常出入大相國寺周邊的文物市場,沒淘到心愛的物品,兩人便高興地像個孩童。

在李清照的心里,只要趙明誠在身邊,現世即是安穩。

絳綃縷薄冰肌瑩,雪膩酥香。

化了淡妝,在房中靜等丈夫進屋的李清照,無意中看到了自己的裝扮,她穿了件絳紅薄綃的睡衣,自己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甚至還能聞到陣陣幽香,連她自己都心曠神怡。

這便是李清照眼中的自己,趙明誠眼中的李清照想必更是美艷得不可方物。

和趙明誠在一起的早期時光,李清照是幸福的,也是快樂的,甚至也是能看到自己美的,但是這樣的日子實在太過短暫。

金兵入據中原時,李清照和趙明誠只得南下,但是一路顛沛流離,他們夫婦畢生收集的金石字畫,丟的丟,壞的壞,史料這般記載:

既長物不能盡載,乃先去書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畫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無款識者。后又去書之監本者,畫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 凡屢減去, 尚載書十五車,至東海,連艫渡淮,又渡江,至建康。——《金石錄后序》

但是更讓李清照寒心的是,她的丈夫趙明誠在被朝廷委以重任抵御金兵時,竟然逃了,甚至連李清照都被他撇在了城中。

趙明誠縱然有萬般艱難,他都不該如此,因為他在李清照的心中,本該是項羽那樣頂天立地的男子。

笑語檀郎,今夜紗廚枕簟涼。

欣賞到自己的美之后,李清照開始慫恿趙明誠,畢竟天色已晚,休息的時間到了,于是她就微微一笑對趙明誠說:

檀郎,今天晚上的竹席可真涼爽呵。

檀郎一詞最早是描寫美男子潘安的,后來就指代女子的心上人,李清照如此露骨稱呼夫君,盡顯小女子的撫媚之態。

李清照對趙明誠說,涼席真涼爽,其意已明,那就是催促著趙明誠快些去睡,求歡之情不勝言表,這首詞也被后人稱之為別具一格令人心生向往的云雨詞。

對于李清照這首《丑奴兒》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些人甚至認為其中摻雜了愛情描寫,是李清照自毀形象。

正如宋代文學家王灼所評價的這般: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閭巷荒ㄧㄣ之語,肆意落筆,自古縉紳之家婦女,未見如此無顧忌也。——《碧雞漫志》

李清照的這首詞真的自毀形象了嗎,當然沒有,在后世的文壇中她依然是千古才女,只不過當時的人,接受不了李清照的真性情罷了。

可李清照自始至終都是灑脫的,她更不會在意旁人的看法,她怎麼想的,就怎麼寫,這不正是文人的最高境界嗎?

人,美在日常生活中,而不是只存在書本或者詩詞上。

李清照是詞人,但更是一個小女人,她也需要被關愛,寫出來,又有何不妥?

況且她寫得是那樣的清新自然,毫不矯揉造作,這便是李清照的魅力所在。

清澈的靈魂里,綻放著溫暖的柔情,李清照永遠都是李清照,任何人也模仿不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