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不喜歡洗澡的歐洲古人,為了克服臭味,研發了遮丑的高跟鞋和香水

天空之城 2022/09/12

14 世紀的倫敦城常住人口有十萬左右,他們每天要拉出100000斤的排泄物。由于當時倫敦的平民家庭家中沒有廁所,他們便將排泄物肆意拉在街道上,英國劍橋大學的歷史學家丹斯諾如此描述到當時的倫敦有多麼惡心人:

「倫敦的街道上十分擁擠,地面上隨處可見包含了動物內臟、皮毛、排泄物在內混合了多種污穢物的「垃圾場」……很多人就在街道上隨處大小便……一到夏天,倫敦的街道上便彌漫著一股惡心人的臭味。」

連倫敦都如此骯臟,可以預見當時歐洲人的生活環境、衛生觀念有多麼糟糕了。同時,網絡上一直流傳著歐洲古人不愛洗澡的說法,現實中,歐洲中世紀的古人也確實存在著這個問題。

為了掩蓋身上因為長期不洗澡而帶來的異味,歐洲的貴族們,研究出了兩種今天很暢銷產品:香水和高跟鞋。

香水,一種現代比較常見的化妝品,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香水是貴族才會使用的,一般來說,價格昂貴,噴上香水似乎也會顯得高貴一些。而現代,香水早已經進入了大眾階層,幾乎重要場合下,許多人都會用香水來裝飾自己,增加自己的個人魅力,或許是更man或許是更媚。

不管過去還是現在,無論出于什麼原因,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香水這項發明,都是為了讓人更好而誕生的。當然,最初使用和制作它的埃及人也是這樣想的,埃及人認為,噴上了香水是高貴的,甚至在公共場所不噴香水是違法的,但真正將香水普及開的歐洲人卻沒有埃及人的想法,而是有著一段「下飯」的故事。

故事要從羅馬開始,話說,有人出生在羅馬,有人出生只是牛馬,從羅馬衰弱到羅馬覆滅的數個世紀間,一個最早被視為蠻族的民族開始在歐洲立足,而這個民族就是日耳曼民族,對于羅馬人來說,日耳曼民族就跟中國古代的匈奴似的,他們的身份跟牛馬也沒什麼區別,但在羅馬帝國覆滅后,這些牛馬可就翻身了啊。

在羅馬帝國的輝煌歷史中,羅馬人從未害怕過日耳曼人,甚至羅馬城內就有不少日耳曼人的奴隸,羅馬人鄙視著日耳曼人為蠻族,同時自己也學習古希臘文化改變自己野蠻的習慣,比如說洗澡。

羅馬人本來也是不怎麼洗澡的,直到他們打下希臘之后,羅馬人發現希臘人甚至總是沒有味,這樣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在深思熟慮下,他們也學習了這種做法,也就是洗澡。在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后,羅馬人發現,這洗澡,可真是一件美事啊。

為了洗澡,羅馬人甚至還修建了公共大澡堂,這大澡堂是真的大,里面包含的設施那是一應俱全,活生生得像個私人游樂園,當然,最重要的功能還是說洗澡,要說羅馬人洗澡也是真會洗,羅馬的洗浴室甚至跟他們的滅亡直接掛鉤,但這里就不介紹了。

只說一個東西,那洗澡洗下的臟東西,按照我們現代人的思想,肯定要有個排污系統是吧,這樣才能真正的干凈又衛生,而不是恒河里的干凈又衛生。羅馬真有,而且還很大,即大又復雜,這種排水系統甚至在羅馬帝國覆滅后沒辦法再次復原,當然,就侵入歐洲的日耳曼民族而言,他們也不想修。

因為羅馬的覆滅和洗澡有直接的關系,所以,翻身的牛馬們和在羅馬卻身如牛馬的農奴們,一致地認為,洗澡會招致不好的事情發生,于是乎,原本羅馬人用于洗澡的排污系統被這些人破壞了,并且規定,一個人要是洗澡了他就是不干凈的,只有不洗澡,才是一個真正干凈又衛生的人。

在羅馬人手中繼承過來的日耳曼人,真的很遵循這個觀點,對于他們來說,洗澡真的好像會玷污自己。

被譽為「卓絕的圣師」、拉丁文圣經「通行本」的編寫者圣葉理諾,有一句名言:「沐浴在耶穌內的人不需要第二個浴池。」

當時的人堅信,內心信仰虔誠的人才是真正潔凈的人,外表的整潔并不能使靈魂整潔。

如果是親自問當時的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想,他們可能會說:「洗澡?那不如信神,信神才會讓我一塵不染。」教宗就是這樣命令的,事實證明,這條命令的確下達的范圍很廣,下至平民,上至貴族,他們可能一兩個月也就洗那麼一次澡,還得偷偷洗。

當時的歐洲,在歐洲人把羅馬帝國的排污系統拆了以后,他們沒有重新再造一個,在宮殿內,可能排泄物要堆積了很多才會找人清理,國王或者大臣們甚至自己在宮殿內隨處大小便。要知道,這些自稱貴族的人都這樣,外面的百姓就更不用說了,平民的方式比較狂野,簡單來說隨便,這是真正意義上的隨便,就真的隨地一拉就完事了。

城外,五谷輪回之物堆積如山,城內,王公大臣每日必需「糞斗」,否則自身「清白」難保,只會有一身黃色「泥漬」,這樣的環境,只能說,你就算不去碰他,你在那待上個幾分鐘,你身上也很難不與他們同化。所以,就他們一輩子洗那麼幾次澡,根本微不足道啊。

不過,這時候的歐洲其實還好,沒有說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要從鼠/疫降臨歐洲之后,這種干凈又衛生的場面才再度升級。

時間推移幾個世紀,歐洲人民迎來了他們的信仰給予他們的懲罰鼠/疫,黑4病帶走了上千萬人的生命,而王室與教宗為了穩住人民,宣稱,這是祂帶來的第二次懲罰,是告訴他們,只有不洗澡,才能接近祂。

歐洲人民那時候還是很迷信的,大家就信了這個說辭,但鼠/疫在這種環境下哪會得到控制啊,于是教宗找了新的借口,例如女巫之類的。

盡管有些荒誕,但歐洲人民確實還是根據教宗說的去做了,不洗澡,但同時還是不處理城內的糞便。

時間來到17世紀,這個時候的法國正處于香水與香料產業的巔峰期,法國的香水是一位嫁入法國的王后帶來的,而她帶來的香水,對于法國的高層貴族如同救星。

這樣,有了香水,法國的貴族階層終于有了一塊遮羞布了,而不是像是過去那樣,把自己的野蠻無知赤裸地暴露在眾人的面前。

在英國經歷霍亂開始建造排污系統之前,這都將會給法國貴族帶來很大的便利,同時,在這期間,歐洲各國在對于衛生這方面,逐漸有了更多的遮羞布。

除了香水外,現在熱銷的高跟鞋,也是歐洲人的遮羞布之一……

高跟鞋,最早出現的原因是為了防止踩到地上隨處可見的糞便,香水,流行于歐洲的原因是掩蓋身上不洗澡的臭味,蓬蓬裙,最早出現的原因是為了「方便」,總之,在迷信于教宗和科學緩慢的發展中,歐洲最早的衛生都不靠發展,靠遮掩,以遮掩的形式讓自己看上去很高貴且正常。

19世紀,在科學高速發展和疾病的侵害下,歐洲終于結束了十多個世紀的「糞斗」。

香水在歐洲的普及中,似乎最早就是遮丑,這種丑主要來自于愚昧無知和封建迷信,在隨著時代發展和進步中,這樣的無知最終被打破,而香水也逐漸變成了我們現在所熟悉的用途,所以,一件事物的作用不是一成不變,它會隨著人們對它的認知而改變,同理的還有同時期產生的高跟鞋和蓬蓬裙之類的,知識終會改變命運,無論對人對物。

用戶評論